从国漫《哪吒》爆红

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正在电影院里如火如荼地放映着,上映短短二十天,票房已破36亿,中国影史第5名,名副其实地成为了暑期档一匹最强大的黑马。暑期《哪吒》的出现,彻底燃爆了国人的心,作为IM
首部国产动画电影,《哪吒》为什么能爆红?  从制作过程来说,创作历时3年,仅哪吒这个人物,手稿就将近一百版,整个剧本来来回回打磨了2年,足足有66稿,全片1318个特效镜头近乎完美。1600多位制作人员,20多家特效团队,60多家制作团队艰辛付出的点点滴滴的细节背后,看到了中国无数动画人的砥砺前行。  从剧情来说,哪吒虽生而为魔却“逆天而行斗到底”,片中的哪吒顶着黑眼圈,长着鲨鱼牙,魔丸转世,性格暴戾,很多网友直呼和儿时印象中的哪吒相差太大,打破了神话固有的传统印象,但更加细腻而真实,颠覆了人们心目中原先设定的传统形象。  电影主题“我命由我不由天”更是戳中了很多网友的泪点与痛点,电影爆红,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那股“死磕、倔强、不服输”的劲儿,让动画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甚至带动了整个电影行业的进步,国漫的慢慢崛起也让观众有了更大的观影空间。  动画产业所经历过的停滞不前,目前各行业也被困其中,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就PCB行业来说,我国的PCB产值虽然占全球PCB产值近50%,但是产品附加值低,与欧美等发达国家相比,以中低端产品为主,竞争力仍然偏低,核心技术被国外垄断,此外,还面临着原材料上涨、环保压力等问题。  PCB各企业之间同质化越来越严重,绝大部分PCB工厂面临着产能严重过剩的问题,这种情况下,价格战频发,企业利润越来越薄弱,导致企业创新能力低下,后劲增长乏力。如何在全国2000多家PCB企业中脱颖而出?又如何能在PCB产业的红海中杀出一条血路?这是每一家PCB企业应该去严肃思考的问题。  其中就有这么一家PCB企业,结合云计算、大数据进行不断创新,也是一家年轻的PCB企业——捷配PCB。和哪吒一样,打破常规,在成立之初就提出“无加急费”,“24小时极速出货”,颠覆了行业传统。捷配PCB还通过“互联网+制造业”的模式,以快速的交货速度与优秀的品质两大优势,在PCB行业中异军突起。  一项事业的成功,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随着5G、物联网、人工智能、VR、云计算等新科技的蓬勃发展,为配套的电子制造产业提供了更多的发展机遇,PCB产业的市场空间至少是现在的三到四倍,将达到百亿级甚至千亿级市场,要想在现有的水平上实现翻番,必须要在资本、技术以及创新上进行统筹。  PCB行业今后如何发展?相信只要和哪吒一样,拧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儿,必将可有一番作为。

原标题:国漫崛起,靠《哪吒》扛旗还不够
这个夏天,一部起先不被看好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完成了一场逆袭。电影上映以来,其精良的制作和富有传统文化内涵的故事引发了全国观众的热议和好评,成为今年电影暑期档的一匹“黑…

原标题:国漫崛起,靠《哪吒》扛旗还不够

这个夏天,一部起先不被看好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完成了一场逆袭。电影上映以来,其精良的制作和富有传统文化内涵的故事引发了全国观众的热议和好评,成为今年电影暑期档的一匹“黑马”。

中华传统文化是国产动画电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宝库。回顾近年来广受好评的国产动画电影,都在不同程度融入了中国本土的历史文化或社会现实,并从中华传统文化中汲取养分。人们也乐于期待,国产动画电影“封神宇宙”乃至于“中国神话宇宙”的构建。

从2015年田晓鹏的作品《大圣归来》掀起观影热潮,“国漫崛起”的说法被提了又提,但“出圈”者寥寥无几。《哪吒》的爆红再次引发网民对“振兴国漫”的热烈讨论。而无论《哪吒》的导演饺子抑或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的诸位专家都认为,国漫崛起,从来不是靠少数电影来扛旗。

谈创作

用传统故事的壳讲当代的价值观

南方日报:我们看到,《哪吒》在人物塑造、故事架构等方面都有很大幅度的改编,它是否做到了有破又有立?

尹鸿:整体来讲,影片找到了传统历史神话跟现代之间的对话关系,而这种关系基本上还合理,大家从情感、情绪上能接受。当然,在我看来,个别地方有过于迎合受众的倾向。

石川:《大圣归来》《白蛇:缘起》《哪吒》都是颠覆式改编,用传统故事的壳,讲当代人的价值观。1979版《哪吒闹海》中的哪吒是个普罗米修斯式的人物,为了大家牺牲自我,是一种神化的角色。眼下这版《哪吒》更像是哈姆雷特式人物,展现了追求自我身份认同的较量,反映的是当下年轻人共有的内心状况。

哪吒的角色定位和形象上也有很大的颠覆,这个版本的哪吒不再是很正儿八经的形象,而变成了满身缺点的熊孩子。这样的形象充满了烟火气,更容易被观众所接受,也符合当代青年的审美的走势。

澳门新蒲京娱乐诚,怎样既做出新意又不会“毁经典”

南方日报:近年溅起不小浪花的国产动画电影基本是中国神话题材,改编传统文化IP要注意什么?

尹鸿:一方面要找到原作的时代精髓,一方面要找到与现实对话的方式。任何文化都只有跟当代产生对话关系才能真正体现其价值。我认为,在改编时不必拘泥于原来的故事框架。神话是有想象性的作品,是人们创造出来的,但毕竟不是真实的历史,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改写方式。

张青:既需要把经典的故事做出新意,又不能违背经典的精神层面的东西,还不能让人觉得“毁经典”,这本身就是很难的事情。这次《哪咤》很有勇气,完全颠覆但还能被观众所接受。

谈市场

《大圣归来》给了投资方信心

南方日报:无论《大圣归来》还是《哪吒》,我们听到的故事提及最多的关键字就是“难”,前者的难更多体现在资金方面,后者体现在制作方面,当下我们最缺的是什么?

李剑平:国产动画的发展首先面临着资金的问题,尤其是在《大圣归来》出现之前,因为没有市场效果好的作品,吸引投资成了非常困难的事,没有看到成功案例的时候,投资方一定是谨慎的。《大圣归来》在市场上的成功给了投资方信心。

当然并不是有了资金就会有成功的作品,对资金使用的控制也是必须面对的问题,有了资金支持要考虑如何使用,如何确定最合适的创作人、专业团队和技术来共同打造一个完整的作品。

在越过了资金的压力之后,需要考虑怎样利用精湛的技术实现对影片人物的理解和表现。最新技术效果的实现不是最难的,但也不能太多追求技术的体现,要让每个环节的制作人员都理解创作者对作品设计效果和目标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