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环境探测载荷研制工作检查交流会在合肥召开

大气环境探测载荷研制工作检查交流会在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强磁场中心五楼会议室召开。  生态环境部卫星环境应用中心副主任张建辉、刘思含研究员,航天八院高光谱观测卫星总指挥蒋光伟研究员、总设计师孙允珠研究员,大气环境监测卫星总指挥吕利清研究员、副总指挥曹琼出席会议。合肥研究院院长刘建国主持会议并致辞,副院长吴海信、安光所所长饶瑞中、技术科研处处长田志强以及承担2颗卫星大气探测载荷研制的主任设计师和相关科研技术人员参加了本次会议。  安光所科研办副主任熊伟研究员做了载荷研制工作汇报,对目前载荷研制进展情况进行了详细报告,对合肥研究院承担的航天预先研究项目进行了介绍。  与会专家对合肥研究院大气探测载荷研制团队在高五01星研制过程中的工作给与了充分肯定:自2018年5月9日卫星发射以来,合肥研究院研制的三台载荷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目前在轨工作正常。专家们表示,合肥研究院在卫星载荷光学遥感定标、数据预处理和反演应用等方面具备明显优势。  针对即将交付的高五02星大气探测载荷,蒋光伟、孙允珠强调,研制过程一定要进度服从质量,在确保质量的同时,保证载荷按期交付。会议要求各位主任设计师要继续保持严肃认真、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克服麻痹思想,确保作为业务星的02星4台大气探测载荷在技术性能、质量以及可靠性等指标上要高于01星。  张建辉在总结中强调,大气环境卫星和载荷研制工作要按照“精品工程、安全工程、样板工程”的要求开展各项研制工作,卫星应用单位、卫星总体单位和载荷研制部门要进一步加强合作,发挥各自优势,不断探索创新,实现融合卫星遥感、大数据分析、智能化的“天地一体化”大气环境监测体系。  会前,与会领导和专家现场检查了安光所环境光学中心和光学遥感中心载荷研制工作,参观调研了国家大科学装置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实验装置、稳态强磁场装置以及综合交叉实验平台大楼,并就相关技术未来在航天和大气环境探测领域的应用同科研技术人员进行了现场沟通交流。

蒋光伟说,研制团队为此整整花了一年时间重新论证并改进、优化原先的设计方案,从元器件和线缆,从电源到活动部件,从载荷到平台,哪怕是一个元器件都要寻根究底,保证“历史清白”,开展了75项试验验证工作,突破多项关键技术。

航天科技集团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高分五号卫星总指挥蒋光伟说,如果说肉眼光学成像只能看到物质的形状、尺寸等信息,光谱分析则可以通过“图谱合一”探测物质的具体成分,“不仅能探测一个地方有没有矿,还可以分析是何种矿”。

根据国防科工局、国家航天局披露的消息,高分五号在国内首次运用天底观测、掩星观测、海洋耀斑观测、多角度观测、偏振观测等多种探测手段,多达26种工作模式,几乎涵盖目前光学遥感卫星之所能。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的研制团队做了8万次的读写试验,“相当于在轨使用16年,结果发现一个坏区都没有。”蒋光伟说。

高分五号装载2台全新研制的陆地观测载荷和4台全新研制的大气类观测载荷。高分五号卫星总设计师、航天科技集团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研究员孙允珠说,正是这六大载荷“神器”让高分五号炼就了“火眼金睛”,也为我国环境监测、国土资源勘探,建设美丽中国增添了一双“慧眼”。

地球上不同的元素及其化合物都有自己独特的光谱特征,可以说,光谱就像人的“指纹”一样,是用以识别和分析不同物体的一种重要的“身份证”。

澳门新蒲京娱乐诚,高分五号搭载的太阳漫反射板、比辐射计、变温黑体、LED等7类星上定标器,就是用来给卫星载荷光谱定标的工具,其光谱定标精度最高可达0.008波数——这是国内定标精度最高的卫星。

蒋光伟打了个比方,这台光谱仪就像是一个超高清广角镜,在距离地球700多公里的太空,不但一天就可以覆盖全球,而且能“看到”大气中含量极少的二氧化硫等污染气体,并定量监测其分布、变化和输运过程。

高分五号“火眼金睛”是怎样炼成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高分五号作为目前国内探测手段最多的光学遥感卫星,就像是一个全能运动员。孙允珠说,高分五号其实就是将大气和陆地观测两类卫星的功能集合在一颗人造卫星上。

一个有必要交代的背景是,此次发射高分五号卫星,对外所称设计寿命为8年。而当前国内低轨遥感业务星的设计寿命,一般仅为3~5年。

此外,这台相机的可见光谱段光谱分辨率达到5纳米,不仅可以监测饮用水源地污染,还可以通过高光谱成像识别内陆水体绿藻、黄藻等藻类的生长变化情况。